刘玲玲委员提到

2020-01-13 17:03

因此她建议,要优化不同交通运输方式衔接枢纽点,尽可能做到“零换乘”;加快铁路为基础设施重点的对外运输大通道建设,加大长江干线航道基础设施建设,发挥黄金水道作用,积极争取国家尽快启动三峡新通道建设,并纳入“十三五”规划尽快实施。推进长江干线航道整治,力争使重庆段的航运能力达到万吨级轮船通过能力。

去年,李勇调研了长江经济带里的11个城市,他认为,要打通水路,最好的办法就是修建第二船闸。“这是个浩大的工程,得向中央申请,专家来进行论证,如果修建成功,这个瓶颈就完全打通。”

长江三峡通航管理局最新数据显示,2015年,三峡船闸通过量达1.196亿吨,创下历史新高。而与此同时,三峡船闸每天平均有近300艘船舶待闸,船只停航待闸已成常态,三峡船闸通过能力不足成为影响长江航运的“瓶颈”。

三峡库区生态环境保护在历次人代会期间,都是市人大代表们较为关注的话题,今年,市人大代表吴方华在本次大会上提出建议,市政府应重视三峡库区次级河流利用。

刘玲玲委员代表市政协人资环建委发言称,长江经济带是重庆的机会,要加快建设西南地区综合交通枢纽。

刘玲玲委员提到,目前重庆在建设交通枢纽方面存在较大差距,存在对外出境通道不足,运输方式结构优化不够,铁路运输短板突出,长江黄金水道作用没充分发挥,高速公路向外出口少等问题。

“现在的整个长江水域交通是不畅通的,轮船在过三峡大坝船闸时,至少要等待几小时,”李勇说,因为经济发展迅速,现有的船闸已经负担不了整个长江流域过往船只的正常运行。

吴方华认为,长江三峡库区内由于地质原因现有大量次级河流,每年夏季重庆地区进入雨季,洪水裹挟大量泥沙沿次级河流冲入长江。“治理次级河流挟带泥沙进入长江沉淀的方法,可采取在有条件的次级河流长江入口处修建拦沙大坝。一方面可以拦截洪水冲刷挟带的泥沙进入长江,拦截的泥沙也方便清理;另一方面可利用夏季大坝拦截洪水与江面形成的高差装机发电。”他认为,采取这种治沙方式不影响三峡库区正常蓄水,不需征地拆迁(利用库区消落带),并能产生经济效益,取得生态保护与经济效益良性循环的效果。

长江经济带其中一个最为重要的功能,就是航运,也就是整个长江综合交通枢纽中的水路。